加薩和烏克蘭在達沃斯峰會上爭奪世界關注

SWITZERLAND-UKRAINE-DIPLOMACY

(SeaPRwire) –   瑞士阿爾卑斯山鎮達佛市每年舉辦的世界經濟論壇已舉辦54屆——這裡聚集了政治決策者、企業行政人員、學者、活動人士(以及不少記者)。行走於城市結冰的街道或論壇活動中心擁擠的大廳,人們可以聽到有關生成式AI、氣候變遷緩解以及即將到來的美國大選的熱烈討論。然而,以更低調的方式,人們也討論著更為棘手的議題——其中首要的就是歐洲和中東地區的戰爭。

烏克蘭和加沙地區的持續戰爭,成功地引起論壇參與者的重視——即便不是正式議程的重點。整個星期,烏克蘭、以色列和巴勒斯坦領土的代表團,都爭取著這場聚會零星分散的關注,分散在人工智慧和氣候變遷等議題的重疊討論與演講之中。(與去年一樣,俄羅斯官員被禁止參加這場聚會。)

對烏克蘭來說,代表團成員包括總統澤倫斯基,今年參加這場聚會,與確保國際支持一樣重要,就是提醒世人如果支持減弱,俄羅斯全面入侵烏克蘭(即將進入第三年)所面臨的風險。澤倫斯基在致詞中表示:「如果有人認為這只關乎我們,只關乎烏克蘭,那他們就根本理解錯了。」他的致詞獲得起立鼓掌。「新一輪俄羅斯侵略可能的方向和時間表,在烏克蘭以外已越來越明顯。」

但與去年不同,去年各國領導人重申支持烏克蘭的承諾,烏克蘭今年已難以保持當時的聚光燈。即使在維克托·平丘克基金會主辦的烏克蘭早餐會上——波蘭總統杜達、加拿大副總理弗里蘭和英國外交大臣卡梅倫發表了熱情的支持聲明——美國國會未能通過的610億美元軍事援助,以及匈牙利阻擋的歐盟援助,都令活動籠罩在支持可能減弱的陰影下。

World Economic Forum 2024

國際特赦組織秘書長阿涅斯·卡拉馬德在談到這一點時告訴時代周報:「去年對烏克蘭來說,仍處於支持高峰期;他們當時獲得了很多支持。」她表示:「現在,情況已變得更為分散和分裂。我認為去年參與者之間的團結程度,高於今年。部分原因是加沙,但更廣泛地說,國際體系已經分崩離析。」

雖然以色列持續轟炸加沙分散了世界的關注和資源,但加沙問題在論壇上也難以獲得同等關注。部分參與者在接受時代周報採訪時,批評論壇對戰爭和其後果的討論議程相對不足。但這個議題仍然插入了論壇。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重申呼籲立即停火。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和白宮國家安全顧問蘇利文都明確表示美國希望通過以色列-沙特關係正常化,創建一條通往巴勒斯坦國家的道路。伊朗外長阿米爾-阿卜杜拉赫揚警告,只有結束加沙戰爭,才能防止地區進一步軍事升級和危機。

雖然巴勒斯坦派出了一小群主要由商人組成的代表團參加論壇,但巴勒斯坦主席阿巴斯選擇缺席這場聚會,派出巴勒斯坦投資基金主席、前經濟和副總理穆斯塔法代表他出席。穆斯塔法在與世界經濟論壇主席布倫德對話時強調,向和平前進的道路在於政治解決,而非軍事解決。他表示:「我不是軍事專家,但問任何軍事專家,以色列在過去100天裡取得了什麼?我想他們會說成效相當失望。」他補充道:「對我們所有人來說——包括以色列人——最好的道路,是巴勒斯坦獨立國家,為所有人帶來和平與安全。我們越快走向這一道路,對我們越好。」

World Economic Forum in Davos

以色列代表團由總統赫爾佐格率領,其中包括被哈馬斯俘虜的人質及其家屬——目前仍有大約130人被扣押在加沙。他們在與國際官員和企業行政人員會面時,強調世人應關注營救他們。被扣80歲父親海姆·佩里的諾姆·佩里告訴時代周報:「這是一個人道主義問題。」兒時好友尼基·馬格利特,自己曾是人質,也同行。她表示:「我向這些人提出的請求是,如果你的女兒或父親被拖入隧道,你會怎麼做?請為我父親做同樣的事。」

卡拉馬德認為,論壇未能給予加沙情況更多關注,例如舉辦一場集中討論戰爭的專場,是個錯失良機。她表示:「我理解這是一個極為複雜且敏感的議題。所以呢?如果一個諸如此類的平台,無法在邀請人選和議程設計上表現得更勇敢,那麼在我看來它已失去可信度。」

本文由第三方廠商內容提供者提供。SeaPRwire (https://www.seaprwire.com/)對此不作任何保證或陳述。

分類: 頭條新聞,日常新聞

SeaPRwire為公司和機構提供全球新聞稿發佈,覆蓋超過6,500個媒體庫、86,000名編輯和記者,以及350萬以上終端桌面和手機App。SeaPRwire支持英、日、德、韓、法、俄、印尼、馬來、越南、中文等多種語言新聞稿發佈。